隆格新闻网>军事>独家揭秘:苏联记者拍摄“彩色新中国”首次重现荧幕

独家揭秘:苏联记者拍摄“彩色新中国”首次重现荧幕

访问:4749发布时间:2019-11-25 22:03:43

摘要: 不仅如此,使用相同或相似素材的纪录片也在中国最后制作,于国庆期间登陆荧幕。李红认为,某种意义讲,《中国的重生》一片不仅是对苏联纪实摄影师的敬礼,更是中俄友谊的丰碑。苏联摄影师在中国期间,除了拍摄战斗行

资料来源:《新民周刊》

这些场景展示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大城市的场景,以及那个时代的街头生活,比如人们的衣服和食物,街头小贩和农民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们的生活场所。

记者|吴健

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中俄建交70周年的一部分,俄罗斯1频道和俄罗斯24频道于9月15日(中国时间16日)开始播放大型纪录片《中国的重生》(China ' s Renews),许多前所未见的多彩场景生动再现了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宏伟场景。不仅如此,使用相同或相似材料的纪录片最终在中国制作,并在国庆期间登陆银幕。

苏联摄影师雷金和中国助手在1950年五一庆祝前夕拍了一张照片。

《生活》中的图像

作为《中国的重生》的导演和原创素材挖掘者,1964年4月6日出生的俄罗斯所有国家电视广播公司“历史”频道总编辑阿列克谢·杰尼索夫(Alexei denisov)非常热爱中国。他曾在个人账户中透露,《中国的重生》的选择和编辑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为了展示中苏联合摄影团队在中国拍摄的素材,导演们一致决定制作一部六集的微电影,让1949年用无数汗水甚至鲜血拍摄的彩色镜头及其携带的汉字“重放光彩”。“我们将于9月15日在“俄罗斯1频道”和“俄罗斯24频道”的网络版以及9月29日在复合膜上播出。这些电影的通称是《中国的重生》,因为中国人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新命运的开始。经过一百年的灾难,这是整个国家的统一,它已经成为一个真正伟大的国家。”

俄罗斯纪录片《中国的重生》封面

记者在俄罗斯网站上看到,《中国的重生》第一集充满震惊。十几分钟后,第一代领导人、解放军战士和工农学生都变得如此亲切,书籍中接触最多的形象突然活跃起来。打开记者情感闸门的是9月18日的一集,主题是解放前后上海的风格和历史事件。擅长镜头编辑和比较的苏联摄影师用不同体制下上海居民的行为揭示了东方最大城市的“重生之路”。

据俄罗斯新闻社报道,中国的重生是俄罗斯媒体庆祝俄中建交70周年的一部分。这部电影是特别选择在周日(即9月15日)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俄罗斯之前上线的。杰尼索夫说:“在这个节日期间,中国的重生是给我们的‘伟大邻居’的一份伟大礼物。"

这不仅是一个礼炮,也是一座纪念碑。

记者联系了上海市档案馆的李红,并邀请她在网上观看《中国的重生》。她长期从事中国革命史的研究,并承认电影中的许多场景以前从未见过。杰尼索夫透露:“当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些材料时,我非常惊讶。我在电视行业工作了35年,从未看过这些内容。这些镜头的质量无可挑剔,因为当时所有去中国的最好的摄影师都来自苏联。他们都经历了伟大卫国战争的洗礼。”李红认为,在某种意义上,“中国的重生”不仅是对苏联纪实摄影师的致敬,也是中俄友谊的丰碑。

这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中“突破四川路桥”的镜头。虽然这段视频是重拍的,但里面的人员甚至坦克都是真实的。据记者所知,1949年5月26日,受地下党煽动造反的国民党空军美军坦克,首先穿越四川路桥与占领苏州河南岸的人民解放军取得联系。随后,坦克带着它的联络模式、辅助文件和白布旗帜“向人民解放军致敬”,再次带领人民解放军渡过苏州河,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最后堡垒。

在中国逗留期间,苏联摄影师不仅拍摄了作战行动,还拍摄了持续时间惊人的其他材料。李红说:“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视频记录。它再现了70年前的中国。现在,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记者发现,这些场景聚焦于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主要城市的场景,以及那个时代的街头生活,比如人们的衣服和食物,街头小贩和农民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们的生活场所。

1949年9月,苏联导演列昂尼德·瓦拉莫夫(前)《中国人民的胜利》的摄影师李特金走在上海街头。

令我感动的是杰尼索夫,他是一个后来者,当他创作《中国的重生》时,他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起初,他只听说苏联摄影师近距离拍摄了天安门广场建国仪式的场景,但没有找到素材。他夜以继日地去数据仓库找一份拷贝,在播放器上反复播放,最后从几盒难以辨认的磁带中找到珍贵的场景。“这些照片从未公之于众。他们中的许多人是新中国的第一代领导人。激动之情难以言表,比如他们与非党派人士交谈时,包括私下交谈。”

除了领导人的镜头之外,杰尼索夫还在纪录片中增加了许多空白场景,比如彩色镜头下的北京城墙,它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环城公路大修期间被拆除,只剩下三个部分。此外,还有一个场景是中国新政府欢迎第一任苏联大使尼古拉·罗申。他旁边是传说中的苏联外交官谢尔盖·兹温斯基(稍后详细描述)。是他从北京给莫斯科发了一封秘密电报。随后,他于10月2日收到苏联的一封紧急电报,确认新中国成立并建立外交关系,并将其交给中国领导人。

物质支持与“征服柏林”相匹配

关于电影素材的制作,李红讲述了那一年的历史背景。1949年夏秋季,新中国的诞生指日可待。鉴于其有限的拍摄能力,中国共产党向苏联提议,它将帮助拍摄新中国的成立。9月,中共联合作出了一项题为“满足中共中央对苏联帮助拍摄关于解放军英勇作战和人民新生活的纪录片的希望”的决议,其中明确指示苏联电影部长伊万·布尔萨·克拉科夫(Ivan Bursa Krakow)(译作“Ivan Bolschakoff”)确保提供足够的彩色电影。这种材料在当时非常紧张,甚至拍摄斯大林的70岁生日进贡电影《征服柏林》(Conquering Berlin)也非常困难。

应中央电影导演袁牧之的正式邀请,25名(比方说17名)苏联摄影专家来到中国。他们被分成两组。其中一个团队是格拉西莫夫为首的高尔基电影制片厂的后方摄影团队,负责协助北京电影制片厂(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前身)的许萧冰拍摄解放区的后方建筑。另一支队伍是以瓦拉莫夫为首的苏联中央纪录片制片厂前沿摄影队,由北方电影制片厂摄影队副队长吴李奔协助,专注于拍摄操作。

苏联摄影师李特金签下了中国年轻士兵

后来,这两个团队制作了大型纪录片《解放中国》和《中国人民的胜利》,获得了解放军各部委和地方政府的宝贵支持。事实上,这两部电影及其未使用的材料也成为了今天“中国重生”的基础

李红说,这两部电影花了八个月的时间拍摄,涵盖了解放战争的所有战略方向,涵盖了中国东北、中部、中部、西北和西南地区。苏联摄影家使用的电影数量远远超过了此前庆祝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和十月革命胜利30周年的消费,这在苏联纪录片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俄罗斯“中国人民胜利”海报

在“解放中国”中文版海报中,一名身穿50式军装、手持缴获的美国冲锋枪、手持巨大红旗的士兵守卫着钢铁工人和农民,表明新国家的建设将得到强大的武装支持。

影片中,大量真实的素材经过了简洁明了的精心处理,运用了强烈反差和深刻内涵的蒙太奇手法,展现了中国人民艰苦奋斗的业绩,揭示了这场斗争的伟大历史意义,歌颂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的英雄风范和他们的喜悦。她特别提到这两部电影的评论都是苏联真理报记者康斯坦丁·西蒙诺夫写的。他巧妙地运用了苏德战争中经历和形成的素描和对比风格来描绘这场决定性的中国命运之战的意义。然而,西蒙诺夫非常谦虚,他总是与刘白宇等中国同志讨论措辞、纠正笔误和改进结构等问题,最终完成了这两部不朽的作品。

让摄像机说话

至于拍摄过程,很难核实可信的细节,因为大部分当事人已经去世,原始纪录片已经封存了很长时间。根据参与拍摄的中国老兵的记忆,摄影队跟随军队前进,虽然他们抓了很多历史镜头,但他们总是失去一切。因此,苏联同志允许根据自己的原则重新夺回有价值的部分,但对人和物的真实性的要求丝毫没有降低。

时任第一战地话剧社社长(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主任)陈波回忆说,他和瓦拉莫夫率领的摄影团队参与了《中国人民的胜利》的制作,见证了北平入城、百万大军渡河、上海巷战等历史性时刻。这并不是说第二场从南京以西进入四川,第一场赢得了宜川娃子街和兰州的精彩场面。

当时的纪录片海报

尤其是在上海,中苏电影剧组一下火车,就听说国民党飞机正在轰炸江南造船学院(现江南造船集团)。他们立即放下行李,停在了现场。他们冒着敌机射击的危险向全世界揭露了敌人对民用设施的猛烈攻击。在拍摄瓦兹街战役的途中,苏联摄影师兹特瑞姆和米库沙提出平等对待中国同志,并拒绝给予优待。他们在车里想的不是他们是否冷,而是他们的武器摄像机和照相机在寒冷的夜晚不会结冰。睡觉时,他们还把设备抱在怀里。

1949年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成都之前,摄影师兹川了解到该市的国民党军队被迫起义。他要求进城去看看枪击的地点。中国同志担心他的安全,因为这个城市仍然非常混乱,敌人的特工没有被抓获。我没想到特罗姆会不让步。他终于见到了贺龙司令,并催促他进城。贺龙感叹于自己对工作的忠诚,派了一个警卫排让陈波带领苏联同志进城。因此,电影摄制组提前选择了地点和角度,以确保进入城市的盛大场面的真实记录。

在纪录片创作中,瓦拉莫夫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上海,他第一次拿出了《中国人民胜利》的拍摄提纲,请同事们讨论。目睹这场战斗的许多官兵都被感动了。事实证明,他来中国前收集了丰富的中国革命资料,了解中国人民过去的苦难,更好地理解了中国军队和人民在最后决战中的心情。虽然他写了一个提纲,但他非常重视中国的修正案,并多次说:“你是权威。”

就拍摄而言,瓦拉莫夫敏锐的政治眼光和“让摄像机说话”的艺术技巧确实令人印象深刻。拍摄北平入城时,他选择了东郊民巷一个西方帝国主义国家领事馆的大门(当时里面的外交官并没有撤离)。照相机捕捉到领事馆里无精打采、一动不动的国旗。电影中的叙述者被称为“沮丧的旗帜”。摄像机还拍摄到肩上扛着刺刀和步枪的解放军士兵走在领事馆门口的鹰徽下,让观众看到强大的中国人民武装力量,淡化了过去帝国主义的象征。

拍摄《南京解放》时,剧组在国民党总统府发现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当瓦拉莫夫得知当时军队进入总统府时,他决定安排一群士兵来弥补从长廊入侵总统府的损失。士兵们紧随其后,一直跑到蒋介石桌子上日历的最后一页,也就是蒋介石家族王朝完全崩溃的那一天。

在上海,电影摄制组住在外滩百老汇大厦。瓦拉莫夫注意到屋顶上飘着红旗,立刻想到国民党的旗帜已经从这里被扯下来了。因此,他组织并拍摄了从20多层楼坠入苏州河的被推倒的国民党旗帜,并用一面灿烂的红旗取而代之。当拍摄从虹口监狱出来的在上海被捕的地下工作者时,瓦拉莫夫发现这座监狱有几扇沉重的铁门。他把相机放在监狱的正门,看着沉重的铁门一个接一个地打开。最后,地下工作者手持草席横幅冲了出来,拥抱了受欢迎的群众和亲属。正是这些迷人的真实场景激励了无数中国人为自由和胜利而奋斗。

“友谊之路”正在延伸

拍摄后,后期制作工作转移到苏联。由于种种原因,纪录片《中国人民的胜利》和《解放中国》在中国都变成了黑白电影。相当一部分彩色材料没有继续使用和播放,并逐渐在档案中安定下来。杰尼索夫回忆道:“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俄中关系越来越密切,中国题材的作品吸引了俄罗斯观众的注意力。”。“我在俄罗斯的电影和电视档案中查找了不同年份拍摄的与中国有关的新闻记录片,结果发现实际上有200多个装有彩色视频材料的盒子。我发现没有人从头到尾看过这些材料,底片也褪色了。我决定致力于研究它们。很快我意识到有很多信息没有人看过或玩过。”

杰尼索夫导演拍摄了《中国的重生》

俄罗斯电影电视信息档案馆馆长卡拉塔瓦

对于这种“冒险”类型的发现,俄罗斯影视档案馆馆长娜塔莉亚·卡拉塔瓦(Natalia Karantaova)解释说,《中国的重生》中使用的材料长期不对公众开放,“只有具有特殊资格的人才允许接触,他们基本上都是世界知名的研究人员或导演。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友好,但一旦关系冷却下来,信息上就标有“限制接触”的字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逐渐忘记了它。”然而,目前博物馆的档案基本上对所有有兴趣观看的人开放,《中国的重生》的出版势必会在俄中两国人民之间引起强烈的共鸣和相互影响。杰尼索夫感谢我,但我想说,他从盒子底部捡起这些材料,给了它们活力。在可预见的未来,当档案馆重新开放时,俄中之间的“友谊之路”将进一步扩大卡拉塔瓦是这么说的。

我的心被抓住了

事实上,俄罗斯网民高度评价中国的重生。在社交媒体上,有人留下了一条信息:“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阅读,了解了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人的不同文化。”一些网民说:“我看过了,非常感人和鼓舞人心!”另一名网民称赞道:“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让我们看看真正的中国。”一些人评论道:“第一集《中国的重生》抓住了我的心,希望会有更多关于中国的纪录片。”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东方主义教研室主任阿列克谢·马斯洛夫(Alexei maslov)在影片中接受采访时说,这部纪录片的独特之处在于“材料是由来自中国和美国的记者制作的,但编辑的剪刀掌握在当代俄罗斯人手中,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些人给观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卡兰塔瓦表示,没有人联系档案馆,讨论将这些独特的彩色视频资料作为礼物送给中国,以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中俄建交70周年,“但如果(俄罗斯和中国)达成协议,总统办公室或档案馆的上级出面,我们将对这些资料进行数字化处理并提交给中国”。

可以肯定的是,上海音像档案馆已经接触到了同一批资料。它们正在处理中,很快将在国庆节期间向公众播放。届时,上海观众也将看到以自己的口吻讲述的“色彩新中国”。

快乐十分下注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pk10注册送38